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毒品辩护 >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四川淳明律师事务所

手机号码:13408644272

Q Q号码:16684520

执业证号:15101201010240707

执业律所:四川淳明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成都市郫都区永安巷2号,成都市看守所对面

毒品辩护

成都肖某贩毒案,黄强律师亲办案例

一、基本案情

肖某系一酒吧销售人员,某日,其客户毛某在酒吧玩耍时,向肖提出帮忙购买冰毒。肖某为了维系客户关系,同意了帮忙。客户毛某将毒资200元微信转给肖某,肖某遂向其认识的贩毒人员李某某购买了冰毒。但是李某某只收取现金,肖某即用现金支付给李某某两百元。此后,毛某多次在该酒吧通过肖某购买冰毒,都是采用上述方式。后因被举报,肖某被公安机关抓获,从身上也搜出来冰毒2.9克,麻古两颗。毛某在逃。

二、法律分析

家属网络联系到我们,对案情进行了初步陈述。我们律师分析了案情之后认为本案可能纯在某些不确定环节,有机会作无罪辩护。其核心问题有几个:

1、肖某本身吸毒,所以身上搜出来的毒品完全可能是用于自己吸食,不是用于贩卖。

2、 肖某的行为属于“代购行为”。

根据《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武汉会议纪要):受以吸食为目的的购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一般与购毒者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共同犯罪。而本案中毒品数量并未达到十克以上,也不构成其他犯罪。

3、并无证据证明肖某赚取了差价。因为上家毛某在逃,他与肖某之间的交易价格是多少,无从验证,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来说,应当推定没有获取差价。

4、肖某如果是贩毒人员,那么不可能只向一个客户贩卖,应当是有其他客户。而本案中,肖雪只有一个固定客户,明显不合常理。

三、处理步骤

在案情分析之后,我们首先去温江区看守所会见了肖某。在会见中,充分问清楚了案件的每一个细节以及其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公安的讯问方式内容等情况,并为其讲解了相关法律知识、告知其享有的合法权利。然后我们到公安机关递交了辩护手续,与办案人员初步沟通了案件情况,也表述了律师对案件的看法。在此期间,我们走访了肖某的相关同事和知情人员,对案情发展进行把控。案件移交到检察院后,律师第一时间找到案件承办检察官,将律师意见书向检察院提交,并附上相关法律依据、类似案例等。尤其重要的是,和承办人员对案情进行法律问题探讨、交流,充分将意见和证据链的缺失问题阐述清晰。

四、处理结果

最终,检察院采纳了我们的法律意见,认为本案证据不足,不予批准逮捕,公安机关将肖某取保候审。之后,我们再与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进行交流,从证据链和后续取证的角度阐释本案不具有继续推进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建议公安机关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83条的规定予以撤案处理。最后公安机关对本案进行撤案。

五、办案心得

毒品案件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办案律师需要对相关法律、司法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会议纪要非常熟悉。与办案机关的沟通也非常重要,尤其是需要向其提供支撑自己观点的法律、案例等依据,更能取得认可。同时,要多与当事人沟通、会见,穷尽一切办法寻找有利于本案的资料。还要切记,被拘留后至逮捕前的37天黄金时间,一定不能错过。

六、律师意见书

尊敬的检察官:

受肖某家属委托,我作为肖某涉嫌贩卖毒品一案的辩护人,现本案已到批准逮捕阶段,辩护人认为本案依法不应当批准逮捕,理由如下:

一、 肖某的行为属于“代购行为”。

1、根据辩护人会见肖某所得知的情况,肖某是为其酒吧消费的客户毛某某(音,微信名:花开花落飞满天)代为向他人购买毒品,用于客户自身吸食。其间并无加价或变相加价等牟利行为。而且是在客户的主动要求之下才进行该行为,并不是主动进行。其数量并不大,未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

2、根据肖某陈述,她与毛某某之间的微信聊天记录可知,她明确向毛表示过她只是“帮他买毒品”,并未有任何好处和差价。该证据在公安机关扣押的肖雪手机微信上,可以证实。

二、并无证据证明肖某赚取了差价

1、现有证据只能证明肖某收取了代购款,但是其本人一直陈述是原价代购,不存在差价。

2、是否有加价,应当通过核实肖某的上家,才能够予以确定。而现在本案无法予以确定。

3、肖某如果是贩毒人员,那么不可能只向一个客户贩卖,应当是有其他客户。而本案中,肖雪只有一个固定客户,明显不合常理。

三、本案涉及的毒品数量很少,完全符合为自己吸食进行购买的情形。肖某也有理由相信,毛确实是为自己吸食所购买。

因此,现有证据所能确认的情况并不足以认定肖某属于贩毒或是代购。如果本案予以批捕并判刑,而之后肖某的上家被抓获并确认了肖雪的说辞,那么将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根据《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武汉会议纪要):受以吸食为目的的购毒者委托,为其介绍联络贩毒者,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一般与购毒者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共同犯罪。因此本案的证据不足以认定肖雪是贩卖毒品。

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程序规则》(试行)第一百四十三条之规定,本案依法应当不予批准逮捕,请人民检察院依法作出决定。

此致

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检察院

辩护律师:黄强

上一篇:成都普某贩毒罪无罪辩护成功案例
下一篇:贩卖毒品罪数量之巨,死刑改判死缓亲办案例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毒品律师
联系电话:13408644272
律所地址:成都市郫都区永安巷2号,成都市看守所对面
技术支持:勇马科技

扫码关注×

添加关注,精彩分享